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江汉生活网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八卦 >> 正文

拯救公主许晴靠他们仨

时间:2017-6-30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拯救公主许晴靠他们仨 文章摘要:许晴未必是公主病,她更可能是公主,病了,她是一个想逃离自己小王国到外面的世界瞧瞧的公主,一路之上诚惶诚恐,百姓间倒未必有谁想伤她,只是不食人间烟火、不懂人情世故的她总是被自己所伤,异乡的路途上吵着嚷着要回家,毕竟她身边的这群人不可能像她王国里的宫女和仆人劝着哄着她。 文/黄鑫亮 如果你玩“猜词”游戏,出现的词条是公主病,比划的人会大舒一口气,他只要吐出“许晴”,猜词者就会心领神会的猜出“公主病”。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一季让公主病和许晴绑定,第二季又让公主病与许晴融为一体。公主病并不是文学词汇,也非网络用语,而真的是一种病症,它是彼得潘症候群的女版,可从公主病的表现来看,又与《花儿与少年》里的许晴有相同也有差异,相同的是有显著的自恋倾向,以自我为中心,许晴就曾说过“我爱自己,更爱自己”;心理年龄小,许晴自曝他的家人说四十多岁的她的智商只有十四岁,而不同的是做错了事希望别人为她买单,许晴撞车了率先承认自己的错误不停的道歉,其他时候许晴做的不足她几乎都会认领自己的失误,眼高手低也不适用,尽管她不会烹饪但却会悄悄的去洗盘子,缺乏责任感也不符合,为了团队荣誉剑桥赛艇被教练留下加练毫无怨言,更是悉心照顾喝醉酒的毛阿敏。 许晴未必是公主病,她更可能是公主,病了,她是一个想逃离自己小王国到外面的世界瞧瞧的公主,一路之上诚惶诚恐,百姓间倒未必有谁想伤她,只是不食人间烟火、不懂人情世故的她总是被自己所伤,异乡的路途上吵着嚷着要回家,毕竟她身边的这群人不可能像她王国里的宫女和仆人劝着哄着她。而回到自己内心包围着城墙的王国之中,她又想念着城外的熙熙攘攘,这又让她的心痒痒,于是又参加了《花儿与少年》的第二季。不可避免的是她又公主,病了,间歇性发作的公主,病只有靠他们仨来拯救。 “西医”张翰:打吊瓶快速消炎 自从《快乐大本营》许晴含情脉脉的看着张翰,经过网络发酵的所谓的姐弟恋迅速“发炎”,尽管官方澄清,可依然有人言之凿凿的说许晴与郑爽的矛盾就是来源于张翰,处于舆论漩涡中的张翰快刀斩乱麻,几乎删光了他与郑爽所有的微博来力挺许晴,而第一季的其他成员华晨宇和张凯丽也是坚定的站在许晴的一方。他们不会因为许晴的一句“第一季的人都正常”而选择站队,尤其是娱乐圈不能得罪人的法则之上,由此可见许晴的待人接物并不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幼稚,得到第一季成员支持的许晴不再是孤立无援。 “中医”毛阿敏:以毒攻毒 离开土耳其之前的这一季简单概括:许晴让人醉了,毛阿敏是真醉了。这一集别人眼里的大姐、许晴心里相知相恋的毛阿敏反复提醒许晴要融入集体之中,许晴不以为意、特立独行。别人忙着做饭她看风景、团队要求跳起拍照她只肯踮起脚尖、晚上吃饭更是率先离席,期间吃饭的时候许晴反复喊了几次毛阿敏,可大姐都没有理他,这是作为国宝歌手的毛阿敏的耳朵不好使吗,可能不是;毛阿敏喝醉酒像话痨说着团队里的人都是对的,只是个性有区别,毛阿敏的所言所行可能是许晴听不进她的规劝,她只能反其道而为之,刻意的孤立许晴,其实之前的几期要不是毛阿敏与许晴同住,护着许晴这只拖油瓶,说不定许晴早就发作了。毛阿敏是把许晴当作她的女儿来看的,可父母不能总是维护孩子,有时候也是要让孩子独自冷静意识到错误,毛阿敏与其他成员抱成一团,彻底把许晴打到谷底,才会让许晴认识到团队的重要,这一招的效果如何尚待观察,许晴是走是留才能看出毛阿敏疗法的效果。 “自我调理”许晴:另一个许晴 这一集的《花儿与少年》到了午夜,有多少观众会认为电视机的音响坏了,鸦雀无声,这是芒果台最安静的零点。此时放的是什么,彩蛋。由于与之前酒过三旬叽叽喳喳、许晴痛哭流涕的画风差距太大,这一段许晴从房间里拿出东西的片段只能成为彩蛋。许晴轻手轻脚、像贼似的趴着爬着,就怕吵醒醉酒睡着的毛阿敏,她自己打了个铺盖睡到了房间外,也是想不打扰毛阿敏休息。倘若说许晴的智商一直停留于14岁,那么她既有青春期的躁动和任性,也是一个豆蔻年华的乖乖女,这是另一个许晴,而看过两季的节目,我们都会发现许晴有半天是可人可爱的,第一季白天的许晴是这样的,第二季晚上的许晴是如此的。或许公主是有分身术的,一个是刁蛮的公主,另一个是落难的公主,她们每个人分到一天的十二个小时,才让我们看到了“分裂”的许晴。 无疑许晴是对真人秀有重大贡献的,甚至可以说她定义了真人秀的涵义。导演们并没有写好剧本,只是他们早已做好了每个艺人的功课,他们的个性是什么、不能忍受什么、之前有过什么的经历,显然他们是吃准了许晴每一次旅行里都会情绪崩塌。许晴下一集会不会继续参加,只能说“道是无晴却有晴”,许晴是最受真人秀节目组欢迎的艺人,戏里的她好看,戏外也就是真人秀里的她给你好看。乌柿机械信息网藏杏机械网河鳚机械网
友情链接:
合作伙伴: